《新民晚报》整版:首批高级社会工作师亮相申城

稿件来源:党委宣传部   |作者:张炯强   |摄影:   |编辑:   |浏览量:10

2014年,钱燕(前排左一)在云南鲁甸地震灾后安置社区服务

许艳萍(左)在新疆做社工服务

近日,国内首批高级社会工作师评审结果公布,共评审通过人员116名,其中12名是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社会服务管理及公共管理专业的历届校友和在读学生。据悉,高级社会工作师位列我国目前社会工作专业人才系列中的最高层次。他们从事的是怎样一份职业?他们又经历了怎样的故事呢?

钱燕

做有社会工作想象力实践者

窗外,寒风呼啸,雨下个不停。时间定格在2020年2月,疫情严重。晚8点,钱燕如约打开手机,与千里之外、武汉方舱医院里的一位大妈再次连线——“我男人已经一周没消息了,我看着他被送进重症室,他怎么样了?”“您放心,我已委托武汉当地的社工团队去各家医院找了,很快会有消息的。”“我睡不着啊,没有一夜能睡着。”“大妈,我和您一起祈祷,叔叔会坚持过来的。我给您发一段音乐过去,好不好?”……

钱燕的职务是浦东社工协会副秘书长,此时身在浦东的办公室,却心系武汉。每天,她通过线上服务为方舱医院的患者提供需求评估、转介、信息对接、情绪疏导等服务。与这位大妈连线多日,她得知大妈与亲人失联,痛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病情。钱燕感同深受,也焦虑起来,不断用手机发出求助。终于,武汉一家中法合资医院传来了照片和信息。当方舱医院里的那位大妈收到微信后,来了句“谢谢”。钱燕长吁了口气,眼睛湿润。

同样是帮助弱势群体,在普通人眼中,社工的工作与志愿者没什么不同。钱燕则在实践中给自己这份职业一个完满的定义:社工不仅要帮助人,更要在帮助人的过程中寻找到一些共性,进而建立完整的帮困体系和长效机制。

在参与武汉抗疫心理援助时,钱燕调查发现,失去亲人的家庭存在特殊性:没有见亲人最后一面,也没能第一时间拿到遗物和骨灰,内心创伤严重,需要提供专业的社会工作介入服务,促进这一群体重建社会关系。为此,她参与撰写针对社区工作者、社会工作者、殡葬系统等对象的《哀伤陪伴的社会应对指南》,要求家属领取亲人遗物时,要有社工陪伴并做心理辅导,对陪同人员的服装还有一定要求。之后,该项目获2020年度上海市疫情防控社会工作服务十佳优秀案例。钱燕本人也荣获中国社会工作教育协会授予的“战疫情社会工作服务暨行动研究项目(2020)”杰出志愿者称号。

2008年,还在华东理工大学上学的她前往汶川灾区都江堰勤俭人家安置点,参与灾民援助及调查。“当时,灾民把我们当成了亲人。”年轻的钱燕第一次看到了社会工作的专业价值。2010年,她跟着浦东社工服务队介入到一场火灾后的社会工作服务中,为受灾居民提供信息咨询、情绪疏导等服务,“有个女孩从火灾中逃出后,整夜睡不着觉。我跟她在一起,终于度过困境。”

在2014年云南鲁甸地震发生后,钱燕跟随上海灾后社会工作服务团进入灾民安置点。这一次,她真正成长起来。一天走进板房,一名中年妇女说起自己“不想活了”,原来,丈夫被山石埋葬,下落不明,家有两个孩子再无经济来源。钱燕走访发现,相同遭遇、想法的妇女不在少数。当地属贫困地区,妇女普遍学历低,求职技能差。突遇天灾,她们纷纷觉得失去希望。这时,钱燕发挥专业技能,经过努力,灾民安置点内一个名为“太阳花”的妇女之家成立。大家聚在一起,有的识字,有的学一技之长,有的相互聊天宣泄痛苦……在社工们的帮助下,大山的妇女们重拾生活信心。她之后撰写的《废墟上的半边天——灾后女性自组织的培育》,获2015年度上海市社会工作服务案例“特别荣誉奖”。

从普通社工到如今的高级社工师,钱燕感到了更多的新责任。她介绍,美国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在其著作《社会学的想象力》提出“一种特定的心智品质”——即社会学的想象力,他认为社会科学不应被科学化,而是善用历史、政治的视角,通过比较与联想,理解人与社会。钱燕说,眼下,社会环境导致个人困扰的私人事务其实也是公共议题,往往由结构性的变迁所导致,“我们找到一个个解决方案,做有‘社会工作想象力’的实践者。”

许艳萍

每天走访三林镇贫困家庭

在浦东三林镇,有一位社工每天都要走访贫困家庭。她叫许艳萍,是个85后。她带领工作团队研发并执行超过四十余个社会工作专业服务项目,扎根社区,积极回应社区居民的需求,并在全国范围内较早地开展社会救助工作、优抚社会工作实务服务探索与尝试。

“贫困家庭不仅是经济的穷,还有许多其他问题”,许艳萍告诉记者,其中之一便是贫困子女的辍学。一天,居委会上门求助:三林某中学的优秀生小华(化名)突然辍学。家庭、居委会做工作没有用,只有请她出马。许艳萍和另一社工当天就来到小华的家,原来,这是个单亲家庭,母亲患病没工作,家里全靠外公打零工赚钱。小华聪明,初二时就会电脑编程,于是,便打算弃学打工补贴家用。许艳萍走到小华身边想说什么,结果发现,大人说什么,小华充耳不闻置之不理,只顾看电脑。

许艳萍发现小华房间里四处挂着赛车及赛车手舒马赫的照片,心想,这可能是个突破口吧。于是,递个纸条给小华,写上“我也喜欢赛车,我们聊聊”。哪知第一次小华的回答也是纸条,写着“你也懂赛车,吹吧。”许艳萍并不灰心,学习赛车知识,渐渐地,小华开口了。小华想当赛车修理工,许艳萍带他来到F1上赛场,让小华目睹赛车修理师的工作,告诉他:“没这么简单吧,还是要打好基础上好学的。”小华还想写文章拍视频,做个媒体人。许艳萍又带着他来到浦东时报社参观,让小华明白,做媒体也不是光在家里闭门造车,需要知识的积累,更要上学。一个学期后,小华终于回到学校。许艳萍在此基础上深入调研完成的实务案例《走进封闭的世界——辍学生的转变》,获得民政部第三届优秀社会工作案例一等奖。

作为上海公益社工师事务所总干事,许艳萍带领团队研发与管理专业服务项目,特别是贫困青少年领域的项目研发与探索等。让她兴奋的是,研发的“青云腾飞”计划——低保家庭资产建设干预项目,入选2016年度亚洲区家庭服务联盟优秀服务项目八强,项目的核心是让贫困家庭也有理财意识,进而提升子女求学的自信。项目招募到102户由预备班到高中学生的低保家庭作为目标服务对象,通过开设青少年教育专项家庭发展账户,培养对教育投资的理念和行为习惯。

“储藏理财不是富人的专利,贫困家庭通过合理规划也能积累一定财富。”许艳萍表示,根据跟踪数据,参与家庭的服务满意度超过90%。服务对象的生活状况有了较为明显的改善,例如,参与家庭的储蓄意愿增强、每月的储蓄金额和可支配的金额增加;青少年的学业成绩、自我教育期望有一定提升,家长在养育孩子的观念与实践方面有了显著的正向变化,亲子沟通更为顺畅。

 

专家点评

证书“含金量”高,一线经验重要

高级社会工作师的考核被称之为“最难国考”,它不仅要笔试,还要面试。面试过程中,要考核社工经历的案例、团队能力及研究成果。在今年面试中,上海约一半考者未通过,广东仅三分之一的考者通过,足见其难度。而中国首批高级社会工作师的产生,对于社会工作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

经过30多年人才培养,我国已拥有近150万社会工作专业人才,53万多名持证社会工作者。我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评价分为助理社会工作师、社会工作师和高级社会工作师,其中高级社会工作师是我国目前社会工作人才系列中的最高层次,肩负指导、带领人才队伍和示范、引领事业发展的专业使命。高级社会工作师的诞生,标志我国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建设方面的高质量发展,对于完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体系、提高社会工作服务水平、促进社会工作制度完善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上海的首批高级社会工作师中,多数出自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这是教育部直属高校中的首个建立社会工作系。25年来,在地震灾区、脱贫攻坚、社区矫正、困境儿童、预防青少年犯罪、健康医疗等社会工作领域都有华理社工系师生的身影。一线的工作经验是成为高级社会工作师的基础。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教授 范斌

原文来源: 新民晚报  |  发表时间:2021-04-24  | 作者:张炯强
原文链接: https://paper.xinmin.cn/html/xmwb/2021-04-24/5/102664.html
发布时间:2021年0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