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上海】开挂的人生!90后双优博士夫妻带着15个月大的娃拍下毕业照

稿件来源:宣传部   |作者:   |摄影:   |编辑:   |浏览量:1331

青年报·青春上海记者 刘昕璐

“咔嚓”一声,定格下华东理工大学2020届博士毕业生金庸和谭慧玲这对90后双优博士夫妻和15个月大女儿的一张特别的合照!和过往的小家庭全家福不同,这一次,这对年轻爸妈身着博士学位服,怀揣着顺利毕业踏上工作新岗位前的无比喜悦。

科研和爱情,对他俩来说,从来没有“先来后到”,有的只是“正正好好”。做科研、发论文、优秀毕业、共育新生命,就连签约单位还是同一家化工集团!面对活成了别人眼里“开了挂的人生”,他们只是甜甜一笑,希望继续“腻歪”在一起,携手奋斗!

▼ 青春最美好的9年 ▼

别人花前月下,他俩相约泡实验室和图书馆

这对90后夫妻,都是中共党员,又双双摘下了“2020年上海市优秀毕业生”,青春最美好的9年时光,都在华理度过。

本科时代,两人并不是同一专业,彼此也只是点头之交。“我们到了研究生阶段,因为部分选课在一起,一来二去慢慢就熟了,感情从研二开始就迅速升温了。”金庸,是化工学院化学工艺专业2015级硕博连读生。

爱人谭慧玲在他眼中,那显然更要膜拜一番——美丽的外表千篇一律,但智慧的灵魂万里挑一。“她是化工学院化学工程专业2015级直博研究生,本科就直博的那一种!”

之后,从研二至今,相恋、相知、相伴的四年里,从梅陇校园到婚姻殿堂,在爱的催发下他们共同成长。与别人恋爱的花前月下不同,他们两个的恋爱秘笈就是相约泡实验室和图书馆。没那么多时间看电影逛街,他们就把日常学习当作培养感情的约会,一起上课、一做实验、一起写论文。

谭慧玲回忆,“刚开始学习仪器,两个人都不会,遇到了很多问题,就一起研究说明书,然后一起解决问题,乐此不疲。在读文献、做实验、感受学术魅力的同时,科学的精神也在改变着我们。”

一场没看到西湖日出的旅行,一次想走就走的云南之旅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增进了他们的关系。在2016年12月5日金庸24岁生日那天,他向谭慧玲求婚了。

2018年5月1日,在他们的幸福婚礼上,金庸激动地发表了“长篇大论”,声情并茂地勾勒了两人的美好未来:“……未来,我们有一到两个聪明、可爱、漂亮的宝宝,然后再养一条猫和一只狗。大学有你,余生都是你。”

▼ 一边科研一边迎接生命 ▼

科研成果用汗水浇灌,也是两人“互怼”出来的

科研的道路,从来都需要披荆斩棘和逾越一座座险峰。一边是组建新家庭,一边是有限的用于科研的时间,如何平衡好,着实也让导师们“操碎了心”。对于学生提出要从学校搬回家住,对于又要在博士毕业前的关键时刻准备迎接新生命,导师有点担心,一度天天跟金庸谈心,甚至拿出曾经一些因为在关键阶段因处理不好新关系而导致学业路曲折的“前车之鉴”,就是希望两个博士生夫妻“千万想清楚”。

金庸和谭慧玲倒是没什么慌张和纠结,在他们看来,科研和爱情,没有“先来后到”,有的只是“正正好好”,情感到了那一步,那就别犹豫,继续向前走!

搬回家后,每天的车程来回增加了1个小时,他们就用午休的时间全部补回来。谭慧玲怀孕前的日子,两人会在实验室泡到晚上10点多才离开。后来,即使是怀孕早点离开实验室,家里写字桌前的灯光也没有一天在凌晨12点前就黯淡。

性格上的互补与生活上的互助,让他们在科研上收获了丰硕成果。金庸一人7篇SCI,谭慧玲有5篇SCI,那可都是被一些同龄人“高山仰止一般”的成绩!

两人告诉记者,其实,科研成果不仅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也是背后两人“互怼”激励出来的。每当各自有灵感的时候,他们都会找对方讲述自己的创新点和思路;写完论文后也会让对方“找茬”,找论文中的语法和单词拼写错误,以及表述不清不当的地方。经过一遍又一遍的“互怼”后,才将论文拿给各自的导师看。

去年3月18日,他们的女儿出生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上天赐予的珍贵礼物。宝宝的第一次笑,第一次翻身,第一次喊“爸爸”“妈妈”,第一次长牙……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和动力!

════  对话  ════

记者:人生总是充满了选择,对于“继续深造”和“直接就业”,两位有什么建议分享给学弟学妹们?

金庸:我俩都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科研这条路,当然,前提是跟随自己内心指引。如果不清楚自己为何考研考博,而是出于随波逐流、逃避压力,或者只是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学生,抑或认为读研深造可以给职业发展带来强大助力等等,那么,请务必谨慎考虑、三思而后行。

记者:做科研,发表论文,光做好这件事就非易事,你们还要管娃,是如何做到高效行事的?

金庸:高效谈不上,就是列好每天的“to-do-list”,不做完就不休息。同时,计划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我和我爱人都有点强迫症,不做完就心里不舒服。如果有什么突发事情或者安排,那就先做完了再把自己的任务做好。

记者:妈妈要生宝宝,坐月子,还要休产假,停掉手头的实验。面对科研压力,可能更为不易,这如何调适呢?

金庸:我们都认为,要互相信任,共同成长,成为更好的自己。刚开始,我的科研成果出得早,老婆不免有点焦虑。这个时候,就要不断地鼓舞和激励她,陪她一起做实验。终于,谭慧玲的两篇论文成功发表于ACS AMI上。这还让我有点小“嫉妒”,因为她的一篇论文影响因子是其已发表两篇论文的影响因子之和。但在老婆的支持下,我也更加坚信自己的能力,力争在自己的研究领域里发表高水平论文。付出终有收获。去年年初,我的论文陆续被化工类顶级期刊接收。特别有意义的是,在2019年3月18日,宝贝女儿诞生的那天,我的一篇论文收到AIChE Journal的返修邮件。

科研路上,我们一直亦师亦友,一起学习,共同进步。在科研上遇到困难了,被导师批评了,论文写烦躁了,我们也会找彼此倾诉,相互宽慰,摆正心态,重整再发!正是因为有了相互的陪伴,才让科研生活不会觉得枯燥,很多困难都有勇气一起去面对。

记者:毕业后,你们是去一家集团就业吗?

金庸:大集团的确是一个,朋友也开玩笑地说,你们真的不腻歪吗?可就是不啊!我们分别签约上海华谊能源化工有限公司和上海华谊集团技术研究院。对于未来,希望把在华理的所学所得,全部用在工作岗位上,希望我们还能延续学生阶段的默契配合,相互扶持,成为彼此的助力,共同奋斗。



  原文来源: 青春上海News—24小时青年报  |  发表时间:2020-06-24  |  作者:刘昕璐
  原文链接: http://www.why.com.cn/wx/article/2020/06/24/15929762111162521955.html?from=singlemessage
原文来源:  |  发表时间:  | 作者:
原文链接: http://www.why.com.cn/wx/article/2020/06/24/15929762111162521955.html?from=singlemessage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5日11时3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