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首页 > 媒体华理

【上观新闻】智库观点|营造社区共同体,需要深化机制改革加强社会组织建设

  稿件来源: 上观新闻  |   作者:王多  |  摄影:上观新闻  |  编辑:媒体华理组  |  访问量:1265

 

在新时代背景下讨论新型的政府与社会关系,意义非常重大:一方面,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改变传统的不合时宜的观念和习惯,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改革开放,通过体制机制的调整,理顺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关系,推动中国现代化建设。

1123, “街镇慈善与政社合作主题研讨会”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本次研讨会的主题聚焦“《慈善法》背景下,政府与社会组织合作关系及政策建议”,由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主办,30余位专家学者与会探讨。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公益发展研究院院长、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研究员徐家良提出,在新时代背景下讨论新型的政府与社会关系,意义非常重大:一方面,要进一步解放思想,改变传统的不合时宜的观念和习惯,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改革开放,通过体制机制的调整,理顺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的关系,推动中国现代化建设。

徐家良认为,对街镇慈善和政府与社会组织关系来说,有必要做好以下四件事:一是政府要明确社会组织的主体地位,信任社会组织。随着市场经济的日趋成熟,社会组织作为政府和企业一样的主体地位越来越明显。只有政府信任社会组织,充分发挥社会组织主体地位作用,才能奠定构建政府与社会组织新型良好关系的基础。二是继续转变政府职能,下放权力,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公共服务,让社会组织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社会事务和社区事务。

三是充分调动社会组织的主动性和能动性,多方面推进公益事业可持续发展。在上海社区基金会建设过程中,街镇应“让理事会飞起来”,社区基金会的重大事务由理事会决策与决定,街镇政府部门党政领导扮演指导者和监督者的角色。政府有关部门应创造宽松的环境,增加慈善信托备案的数量,推动慈善信托有效实施。借鉴商业运作模式,激发慈善超市活力,让“慈善”与“超市”有机嫁接,产生公益与商业的双赢与多赢。四是加强社会组织能力建设,完善法人治理结构,提高社会组织项目运作水平和服务公众满意度。显然,随着社会组织在社区中的作用越来越大,社会矛盾和冲突减少,社会组织不仅会得到社区居民的认可和支持,也会赢得街镇政府的更多信任,社区共同体会逐渐养成,自治与共治相得益彰。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上海徐汇凌云社区基金会理事长唐有财认为, 上海的社区基金会发展对于推动街镇的公益慈善创新具有重要的意义,理论上社区基金会更具有社区性,更了解社区需求,这使得它们有优势来促进公益慈善资源更好地服务社区需求。从上海社区基金会的发展来看,由于强大的行政驱动,社区基金会的数量增长非常快,但是大部分社区基金会的治理结构还没有理顺,具有行政化驱动和行政化运作的特点,这使得社区基金会的效应没有显现出来。凌云社区基金会在治理结构上做了一些初步的探索,体现为行政化驱动,社会化运作1.0的阶段。社会化运作1.0是指社区基金会和街道形成了良好的信任和合作关系,街道给予社区基金会充分的信任和授权,理事会具有社区基金会完全的决策权。同时,凌云社区基金会积极发挥平台作用,在辖区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积极链接外部资源,在社区内部培育社群,逐步建立社区需求和治理的基础性数据库,着力打造凌云街道社会治理生态体系,效果已经初步显现。

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教授吴磊认为,当前社区治理主体众多,也蕴含着多重逻辑。既有以项目制、任务派送和技术治理为主的行政逻辑,也有党建引领和整合组织资源为主的政治逻辑,还有以志愿性和社会资本为特征的社会逻辑。因此,如何有效整合和分配社区资源是当前社会治理亟需厘清的关键问题。与此同时,社区也面临着政府职能转移、新型社会组织兴起等新问题,可以进行三重能力建设:一是要推动政府的社区治理能力,尤其是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合同管理能力;二是提高社会组织承接公共服务和参与社区治理能力,完善社会组织内部治理,提升专业性;三是给公众赋能,将公共需求精准地表达,同时提升社区居民的参与度和有效性。

静安区社会组织联合会会长顾维民认为,习总书记提出了政企关系的“亲清”要求,为新时代政企关系的构建指明了方向。同时政社关系也十分重要,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保持了经济的高速发展,社会建设却相对滞后。当前政府和社会的关系不太清晰,定位也不太精确, 医疗保险、遗产税问题以及一些机制体制的完善,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金山区金山卫镇副镇长陈代英认为,政府和社会组织的能力,现在正在街道社区的实际工作中得到培育和发掘,居民的参与需求旺盛。社区领导要积极推动,加强策划。要支持发展社区基金会等社会组织,培育既有热情又具专业水准的社会组织力量。

海江川社区发展基金会执行秘书长周文秀认为,基层的工作虽然微观,但其实非常重要,基层社会组织建设目前有的街镇领导重视程度还不够,经费有限,很多人还在坚持这件事靠的是情怀。一些社会组织缺钱缺人,无法有效运作,很难形成一个有机的公益生态圈。

浦东新区公益组织项目合作促进会秘书长林怡琼认为,现在的街道慈善与政社合作已经遇到了一个瓶颈。但是在社区捐赠中,初衷已经达到,即让居民参与到捐赠中来。在现实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如捐赠机构的人员不专业等。

黄浦区侨联委员、雅淑创意国际时装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顾明祥提出,要参考国外社团成立和运作的方法,国外实现了政府、企业和社会组织三大部门的平等,社会组织注册比较简单,社会组织的扩张和影响较快较大。我国在政社合作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但社会组织对于政府的依赖性太强,造血功能不强。



  原文来源: 上观新闻  |  发表时间:2018-12-01  |  作者:王多
  原文链接: https://web.shobserver.com/wx/detail.do?id=119044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05日14时11分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