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首页 > 媒体华理

【社工观察】王瑞鸿:幽谷守望,临终关怀社会工作中的仪式治疗

  稿件来源: 南开社会工作  |   作者:刘思羽  |  摄影:社工观察  |  编辑:媒体华理组  |  访问量:4304

 

201876日,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系副教授、春晖社工师事务所理事长王瑞鸿带来以“临终关怀社会工作中的仪式治疗”为主题的讲座,由南开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系杜平博士主持,现场气氛积极活跃。

讲座的开始,王瑞鸿副教授介绍了临终关怀的定义。临终关怀,又称为舒缓疗护、安宁疗护、姑息疗护或末期关护。世界卫生组织对于临终关怀是这样解释说明的:临终关怀肯定生命的意义,同时也承认死亡为自然过程,是对治愈性治疗已无反应及利益的末期病患的整体积极照顾。人不可加速死亡,也不需无所不用其极的、英雄式的拖延死亡过程。医疗团队协助病患缓解身体上的疼痛的症状,同时也提供病患及其家属心灵及灵性上的支持照顾。其目标是协助病患获得最佳的生活品质,帮助其家属顺利度过悲伤期。

临终关怀的历史发展时间较短。1967年,英国创办第一家临终关怀院。到了20世纪,全球40多个国家地区开始开展临终关怀。而对于临终关怀在国内发展现状,王瑞鸿副教授概括出这样几个特征:起步晚;服务机构偏少,覆盖面狭窄;主要由家人及医院承担,缺乏社会工作者和志愿者。

临终关怀在各个层面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在个人层面,临终关怀可以使临终者的生命尊严得到保障;在专业方面,临终关怀是医务社会工作的积极探索,是社会工作实务的皇冠象征;在教育方面,临终关怀是志愿者及社会大众的重要生命教育;在社会方面,临终关怀有利于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

据卫生部资料统计,一个人一生健康投入的80%用于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即临终救护占据我国医疗支出的最大份额。在美国,用于临终关怀的1美元可节省1.52美元的医疗保险费用,节约来源就是病人的治疗费、药费、住院费与护理费。由此可见,我国如果推广临终关怀,必能节省巨额的医疗开支,减少医疗浪费,且临终关怀具有功利性,可以吸纳社会慈善基金,构成社会医疗经费的有效补充。

接下来,王瑞鸿副教授详细介绍了生态系统理论下的临终关怀“四全”照顾模式,即全人、全家、全程和全队。

全人是指“身、心、灵、社”整体的照顾,其中,“身”指的是身体方面的舒缓治疗;“心”指的是处理服务对象的负面情绪,消除服务对象对于死亡的恐惧;“灵”指的是通过服务对象信仰生活的满足,帮助服务对象追求生命的意义;“社”指的是建立稳定的志愿者团队,强化服务对象的社交支援网络,发放刊物帮助服务对象获得信息资源,防止与外界脱节等。

全家是指除了照顾临终患者外,还应关注其家人的心理及情绪的需要。

全程是指由患者得知疾病开始介入,照顾临终者直至生命的终结,及至家属的哀伤辅导完结为止。

全队是指服务团队由专业工作人员组成,包括医生、护士、社会工作者、物理治疗师、心理咨询师、志愿者等。

在这之后,王瑞鸿副教授提出,根据大量的实务实践和理论提炼,他与事务所的其他研究人员认识到了生活世界的仪式化觉醒。仪式是人类原始情感的表达。因此,在进行临终关怀的服务时,他们引进了“仪式治疗”这一概念。仪式治疗是临终关怀的正确实施路径,也符合我国目前的现实需要。通过仪式,可以将碎片化的服务项目组织为一个完整的服务构架。除此之外,仪式过程的产品化以及仪式的品牌效应,不仅推动了临终关怀服务的发展,还促进了医院的制度化变革。

王瑞鸿副教授以“再生缘”临终关怀服务项目为例,分析其项目框架,解释了仪式在临终关怀服务中的巨大作用。

“再生缘”临终关怀服务,分为临终治疗性服务和临终支持性服务。在临终治疗性服务里,包括逝者善终和留者善别两个方面,其下又分为四大仪式与四大生命课堂。而在临终支持性服务里,则涵盖基础服务和照顾者服务。

在多年的实践过程中,春晖社工师事务所的临终关怀服务实现了重大的逻辑进化,从道德热情驱动的临终关怀社会工作服务“幽谷守望”项目,到专业创新驱动的临终关怀社会工作服务-再生缘项目,再到现在的回归案主需求的临终关怀社会工作服务“生命清单”项目。一路走来,春晖社工师事务所不断完善所提供的临终关怀服务,尽力改变群众“重生畏死”的传统观念,为临终者提高生活品质,帮助家属走出阴霾,积极推动“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这种理想的生与死的状态的实现。

最后的Q&A环节,大家都踊跃提问,就讲座内容进行了深刻的探讨。

Q:死亡是是一种常态现象,而仪式往往是特殊化的,那么这种仪式感与常态化是否会有冲突?

A:仪式是生活的本质,贯穿了人的一生,它能给人带来积极昂扬的氛围,这恰恰是传统的治疗方式所欠缺的。

Q:来到临终关怀机构的服务对象是否都是自愿的?

A:机构目前主要是与医院合作,接收从医院转来的临终者,前期由医院进行的筛选过程是规范化的,服务对象都是自愿前来的。

Q: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服务对象应如何操作才能更好的切入灵性视角?

A:灵性视角以前是侧重于有信仰的人之间的沟通,而应用在临终关怀里面,则是提取了“灵性”中一些人们可以通用的要点,比如意义系统和价值系统等,帮助服务对象与服务提供者之间更好的沟通交流,为服务对象提供力量。

Q:“身、心、人、社”模式的实施需要服务对象具有一定的身体、意识方面的条件,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临终关怀对于服务对象是有一定要求的?

A:在上海,目前的临终关怀服务对象的筛选条件是临终前三个月的病患,这时他们基本都还有一定的行动能力,意识也大多较为清楚,可以让临终关怀的项目顺利进行。如果遇到一些不能进行服务项目的服务对象,机构通常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项目创新,压缩简化项目或者有选择的进行服务。例如:积极创新,对不能参加小组活动的白血病患者进行间接小组。

本次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原文来源: 南开社会工作  |  发表时间:2018-07-28  |  作者:刘思羽
  原文链接: https://kuaibao.qq.com/s/20180728A1FBAS00

发布日期:2018年08月03日19时14分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