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首页 > 媒体华理

【解放网】44载热情如初 书写传奇教育

——记国家级教学名师、华东理工大学黑恩成教授

  稿件来源:  |   作者:房树芬 张婷 董川峰  |  摄影:   |  编辑:1  |  访问量:35283

    没有惊人的名衔,没有宏伟的业绩,只有默默的言传身教,却能和学子的思乡梦,和校园民谣,和某年的大雪及毕业晚会,走进一届届学子的青春记忆,在华东理工大学,能达到如此层级的老师不多,国家级教学名师黑恩成教授是其中之一。

    无论是在校园BBS,还是人人网、新浪微博、宽带山、百度贴吧,只要是涉及华理印象的话题,总是要提及黑恩成老师。经常有毕业生通过官方微博等途径询问黑老师近况,当得知黑老师仍坚守在物理化学的本科课堂时,立即有数名学生送上敬意。

    如今,“传说中的黑老师”已经69岁,却依然在用他的热爱、热情书写着教育人生的“传奇”。

 

教学名师:细节真情打造

 

    从教44年的黑恩成,口碑掷地有声。200人的选课窗口每次都爆满,学生选不上还要找教务老师;从不点名,上座率仍超过100%;因为经常有人“蹭课”,不少学生头天晚上就去占座位。黑老师的魅力可见一斑。

    说起黑老师对教学的认真和精细,只能用“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来形容。上了44遍的物理化学课,他的教案常教常精、常教常新;第二天有课,头天下午就是雷打不动的备课时段,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都力求精准、便于学生理解;有课时,必然提前到教室,或是和学生交流,或是写板书、调试PPT,整理好情绪后,精神饱满上讲台。

    一节课过半,难免有学生疲倦走神。有次恰逢上表面活性剂的内容,黑老师就摇着打盹的学生说:“我就是表面活性剂,摇啊摇啊,污垢就摇掉了!”幽默而恰当的比喻引爆了满堂笑声,也赶走了倦意。“他特别关注学生的反应,经常琢磨怎样能让学生更好掌握。”同事彭昌军说。

    “以学生为中心、讲民主、不摆架子”,学生这样总结黑老师的特别之处。一个网名“stormy”的学生说,有不少人讲课不错,但只有少数像他这样的老师,真正能在课堂之外给人以启迪和教化。“他总是说,因材施教,情感投入比技巧更重要。”邬时清老师说。

    真情付出自有回报。每次下课,黑老师离开教学区都“举步维艰”,一路上不时有学生跟他打招呼,甚至有学生趁机拿出习题请他答疑。每年的教师节、春节等节假日,黑老师的书桌上都会堆上厚厚一摞来自五湖四海的祝福贺卡,现在,贺卡少了,但祝福的短信总是多得让他没法及时回复。

    一天,一位叫王克的校友专程从北京来看望黑老师。既不是他的任课老师,也不是他的班导师,为什么他对黑老师念念不忘呢?原来,王克曾因物理化学不及格而拿不到毕业证。于是,黑老师来来去去奉贤上课都带上他,还让他有时间就来办公室学习,有问题随时帮着解答。在黑老师的帮助下,王克终于通过考试得以毕业。现在北京工作的王克说,每次看到自己过万的月薪,就想到了黑老师。

    对学生的感恩,黑老师也很感慨。他说:“付出的爱心总归会有回报,做老师的应该向教育事业渗透真情,这就是教育力量的源泉。”

 

和谐团队:无私帮教熏陶

 

    物理化学教研室于华东理工大学建校时成立,半个多世纪过去,优良的教风历久弥新。回顾个人成长,黑老师说自己很幸运:张江树先生(华东理工大学首任校长)曾为新教师从头到尾主讲了一遍物理化学;给胡英院士当助教时,只要上课有不妥,胡先生就会悄悄地打手势。“有参比就有动力,几十年来,我一直以他们为榜样约束自己。”黑老师说。

    2002年,物理化学教研室一批老教师同时退休,在岗的3个老师要面对半个学校的学生。除了一个500人的大课外,黑老师又上了理优班的课。在500人的大教室里,他手持长长的教鞭,洪亮的声音,连坐在最后一排随堂听课的青年教师也听得清清楚楚。顶过了这段艰难时光,年轻教师成长起来了。

    黑老师特别认同美国著名教授肯•贝恩的说法,教学是一种严肃的智力行为,是一种学术成就,是一种创造。黑老师说,教学和研究不是天生就会的,要让团队常盛不衰,要让年轻人少走弯路,一定要靠传帮带和持续不断的教研活动。

    徐首红老师一直记得,一次晚上八九点钟,她在备课时,有个定理的推导不太确定,就打电话向黑老师请教,黑老师耐心地为她把整个推导过程一步一步地解答清楚。黑老师还生怕电话里说不清楚,就把详细的推导过程写下来,第二天一早就到办公室等着徐老师。

    物理化学教研室的教研活动同样丰富。除了两周一次的组会、每学期的示范课之外,每次上完课,黑老师都要把大家集中起来,讨论学生反应和教学进度,就连来去奉贤校区的校车上也有他们讨论的声音。有交流,就有争论。遇到争议,黑老师总是根据资料,把自己的理解从头到尾地讲给大家听,一直到大家都明白为止。一次,围绕接触角的问题,老师们又不知不觉地争论起来。十几个人拥在一个房间里,放眼看去,满房间都是各式各样的图,就像绘图比赛。在黑老师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年轻老师的作风也越来越精细,就连教案里符号的正体、斜体格式,也都力求规范。

    过年和敬老节,请退休老师回来团聚,是教研室的传统。无论是因为住老年公寓,还是因为中风身体不便,只要有老人家不能来,黑老师都一定要过去看看,并特别细心地带几个年轻人同去。他经常和年轻老师说,你们将来也是要退休的,这些老教师就像自己的老人一样,要创造机会让他们这些老朋友多聚聚,现在跟我去,等我有一天退休了,你们也已经熟了。

    “就像家里过日子一样,每家的家长里短,黑老师都会问到,有了他这个顶梁柱的精神支撑,大家一点隔阂都没有,就像个大家庭一样。”邬时清说。周山花老师也说“自己很幸运能在这个组里”。

 

教学顾问:青年成长阶梯

 

    “老教师就像可靠的同行人,给予青年教师成长的动力和阶梯。”帮助青年教师成长成才,把教育事业一代代地传递下去,是黑老师的一大心愿。

    2010年,65岁的黑老师正式退休了,但并未就此清闲逍遥下来——不但接受学校聘任继续为本科生授课,还受聘为校本科教学顾问组专家(2013年3月起担任校本科教学首席顾问),奔波于徐汇、奉贤两校区随堂听课、检查试卷,“把脉”本科教学的同时,向青年教师提建议、传经验。

    “我经常跟年轻人说,要把自己的阅读、研究、教学体会随时反映到教学中,让教学与时俱进,保持教学的生命力。”黑老师说,有思想的课堂教学,才能吸引学生。

    因为听课,黑老师“听出了一帮朋友”。尚亚卓、徐志珍、鲍亮、万永菁、田振芬、卢杨,这些在华东理工大学的讲台上逐渐闪亮起来的新星,都是黑老师因听课而结缘的朋友。这些“小朋友”,不但虚心听取黑老师“讲课要有内容,要有方式,是充分准备和临时发挥的结合”的建议,学习他对教学的热情、热爱,还听得进黑老师指出的不足:有的老师课堂上表演的痕迹过于明显,黑老师就建议他和学生要有内在的交流,不能做作地流于形式;有的老师讲课到激动处,在讲台上跳了起来,黑老师就告诫她注意仪表,往风趣而不失典雅、活跃而不失沉稳的方向努力……

    一次,黑老师听了一位青年教师的课后,在与其交流时,针对他的板书混乱问题,建议他使用黑板要“从上到下、从左至右、横平竖直”。后来,这位青年教师告诉黑老师:“一看到您,我就想到了横平竖直。”

    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教师,因教学上犯了过错而意志消沉,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经常向黑老师倾诉内心的压抑。为了寻找开导他的契机,黑老师特意去听他的课,发现他的课不但有丰富的内容,还蕴含着许多哲理。黑老师就在指出他的问题的同时,开导他不要把过错当成前进的阻力,“事实证明,他经受住了这场考验”。

    在华东理工大学,不管是新入职教师的岗前培训、学院的青年教师培训,还是上海市的青年教师培训,都喜欢邀请黑老师传授教育思想、教学经验。每一次,黑老师都欣然前往。“老师的授课本领过硬,受益的是一大群孩子。”他说。

 

编写教材:教育精华传承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退休后的黑老师比以前更忙了,除了上课、听课,就是不分白天黑夜地泡在办公室,有的同事不禁纳闷:黑老师到底在忙什么呢?直到走进黑老师的办公室才恍然大悟:书桌上、椅子上堆满的书稿,无不凝聚着黑老师的心血。

    教材作为最基本、最重要、最具有代表性的课程资源,对课堂教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编写教材必须具有一定的积累,因此,一直负责物理化学国家精品课程建设的黑老师,责无旁贷地承担了多本课程教材和教学资源建设的任务。

    2008年3月,黑老师开始辅助胡英院士编写英文版《物理化学》教材,5年磨一剑,直到2013年3月,厚达816页的国内首部英文版《物理化学》教材终于诞生。来不及喘口气的黑老师又投入新一轮“战斗”——教学用的第五版《物理化学》教材使用期已满,需要修订。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修订最终变成了再版,直到上个月,他参加编写的《物理化学》(第六版)已经面世。

    课堂教学是个系统工程,不光要建设好教材这个“龙头”,还要有配套参考书、习题集等面向师生等。为此,黑老师先后编著了《物理化学导读》(2008年)、《物理化学释疑》(2010年)等多本凝聚教学、研究和阅读心得的教辅书籍,这些书籍的体裁和表达方式均具创新性。为此,《物理化学》(第五版)和《物理化学导读》作为套书,入选国家级首批“十二五”规划教材。2014年,由黑老师、上海市教学名师史济斌等老师共同承担的教改项目,也获得了上海市教学成果特等奖的殊荣。

    目前,黑老师正在进行《物理化学:理解·释疑·思考》一书的编著和《物理化学教学与学习指南》一书的再版工作。实际上,这些书籍的建设工作,已提前“预约”了他今年的暑假。

 

人生导师:促生“自热”破冰

 

    除了这些名师、专家的称号,黑老师还有一个不为人知却让他深感自豪的身份:班导师。

    2011年3月,黑老师主动请缨,出山当了化082班的班导师。这个班可不一般:67%的不及格率,3个退学,1个休学,6个试读,多名学生多门功课不及格。但是,黑老师说,学校遇到难事,老教师为学校排忧解难是应尽的责任,他“豁出去了”。

    “咱们班现在结了一块很厚的冰,融化这块冰,要靠你们的自热,别人只能助你们一臂之力。”在第一次班会上,黑老师要求每个人都要讲一句话,主题就围绕“你对班级状态改变有什么建议,想为班级做些什么,为自己做点什么”。

    接下来的一周,他天天下宿舍,督促学生起床上课。为了帮退学试读的学生改掉坏习惯,他专门借了个地方,盯牢他们集中自修,并请两个成绩好的女同学做辅导。

    “早上,我还没有起床,黑老师叫早的电话就来了,就算你不愿意,他也会杀到寝室来,帮你战胜惰性。”“他到集中自修的地方去,一看谁没来,就立刻电话打过去说,你一个人在宿舍自修更有效率吗?来吧,大家都在这里。”汪东、杨洪雪、徐如希纷纷介绍黑老师的“盯人战术”。“黑老师就像长辈一样,他经常说,你们哪间宿舍打游戏多,我就搬到哪个宿舍去住。”汪东笑着说。

    “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从最初的不理不睬仍旧埋头网游,到看到黑老师来宿舍就立刻把游戏页面切换掉,黑老师看到了学生们的变化。他感到战机已经到来,开始对“宝贝们”发话了:“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你们不要切换页面,让我看看你们在做什么,如果每次来看到的都是游戏,就说明你太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了。”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班级的变化像春草一样迅速蔓延。这次化工原理期中考试,全班不及格人数降到了个位数。还有小Z同学,这个曾经只差0.5学分就要退学试读的男孩,从前经常豪迈地手一挥带大家去打台球,现在却是经常抓住杨洪雪问功课,一有空就来自修,还报了海文考研辅导班。“他说了那么多,做了那么多,我们如果还玩游戏、不学习,就很愧疚。”同学们说。

    短短一年多,黑老师指挥的这场“大四保卫战”取得了全面胜利:他们班每个在读学生均顺利毕业。

    临近毕业前,班长邵伟祺被同学们推选去请黑老师。邵伟祺对黑老师说:“082班曾经被人看不起过,现在大家终于赶了上来,我要唱首歌给你听。”五音不全的他把《我的祖国》连唱了3段,全班同学没有笑却哭了。“黑老师喜欢革命歌曲,我知道我唱不好,只是为了感谢他。”

    40多年来,黑恩成老师从未离开过本科讲台,也从未轻松地休息过一天,接下来,他还将继续为热爱的教育事业奉献力量。回顾过往,黑老师说,通过多年的从教磨练,他渐渐明白,当好老师,一是要对教学有热情、有激情,它源自对教育事业的热爱,折射出教师对课程内涵的理解,为教学注入了活力,二是要对学生渗透真情,只有这样,才能以学生为本,才情愿把心血都献给学生。

 

    原文来源:解放网 2014-09-10 | 作者:房树芬 张婷 董川峰

    原文链接:http://www.jfdaily.com/jizhe/201409/t20140910_755654.html

 

 

发布日期:2014年09月15日01时05分
1 2 3 4